趙忠祥: 中國首位電視男播音員 工作超過50年

趙忠祥: 中國首位電視男播音員 工作超過50年
2020年01月16日 09:15 娛樂綜合

趙忠祥是我國第一位男播音員,從1960年2月開始擔任播音員到后來轉型成為節目主持人,工作超過五十年,這個記錄至今鮮有人打破。

  趙忠祥是我國第一位男播音員,從1960年2月開始擔任播音員到后來轉型成為節目主持人,工作超過五十年,這個記錄至今鮮有人打破。

  除了超長的工作資歷,趙忠祥還以全方位的主持素養著稱:他參與主持的節目包括新聞、評論、采訪、專題、解說、朗誦、醫藥衛生、少兒、體育、綜藝、競賽……幾乎涵蓋了中國電視屏幕上的所有節目形態。

  正因為以上兩個原因,喜歡他的、不喜歡他的人都無法否認,他已成為中國電視史上的一個標志。

  播音員趙忠祥:《新聞聯播》第一位出鏡的播音員,曾轉播過9次國慶大典

  開始的時候,被稱為“中國電視史上的第一位播音員”時,趙忠祥會很正式地糾正對方,“沈力是中國電視史上的第一位播音員,我算是第二,但作為男的來講,我算第一個男性播音員。”當年,周恩來總理親筆批示,在全北京市中學生中招考電視男播音員,數千名應試孩子中,趙忠祥入選。1960年2月,18歲的趙忠祥進入北京電視臺(中央電視臺的前身),當時全國范圍內僅有8000臺黑白電視機。

  剛剛入臺,趙忠祥就被派轉播國慶游行實況。由于圓滿完成重任,他連續擔任了1960至1967年(除1965年他被派下鄉“四清”工作)的歷次國慶實況轉播,均取得圓滿成功。文革中,國慶游行一度中斷,1984年,他仍被派擔任國慶游行與閱兵式實況轉播。1994年和1999年他在天安門城樓上主持《國慶煙火晚會》實況直播也都圓滿完成任務。據統計,他共轉播與主持國慶大典9次,創下無人再能超越的紀錄,因為以后每十年舉辦一次慶典。

  由于趙忠祥是臺里唯一的男聲,當年的許多國家大事,也是通過他的播報傳進千家萬戶的。比如,三年困難時期全黨全國人民的同甘共苦;中蘇論戰;第一顆原子彈試爆成功。1973年底,趙忠祥以出色的播音水準被指定為播報毛主席重要新聞的唯一播音員。他也是1978年《新聞聯播》第一個出鏡播報的播音員,而且是被指定唯一出鏡者,并在1979年《新聞聯播》中,第一個使用了提示器播報。

  采訪記者趙忠祥:曾進入白宮專訪卡特

  1979年1月,趙忠祥被派隨鄧小平同志訪美報道,在訪美期間進入白宮專訪卡特,當時的《人民日報》報道了趙忠祥采訪的整個過程。見到卡特后,趙忠祥的第一句話是:“總統先生,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電視臺記者第一次有機會采訪一位美國總統。”他在日后的回憶中寫道:“我微不足道,但我代表的是五千年的一種文化傳統,我所應體現的是站起來的正在日益強大的中國人民的氣質、風度和自尊自重的尊嚴……”在此前后,趙忠祥曾采訪過三十余位國內外政要,包括兩次采訪卡特及采訪過里根、基辛格等人。

  不僅如此,趙忠祥還以采訪記者身份,專訪過大慶王進喜、大寨陳永貴、全國勞模時傳祥等英模,報道了當年斷手再植主治醫生陳中偉、外交英雄王唯真、數學大師華羅庚等多位典型人物,以及活躍在20世紀中期的多位藝術大師如:馬連良、裘盛戎、張君秋、侯寶林等。

  趙忠祥要求自己在采訪與提問中體現人文關懷、尊重與善待對方,適可而止;避免逞口舌之利難為對方。新聞評論中,要世事洞明,不要自以為是;新聞評論的重要功能在于預判未來,而不是糾纏過去。

  1985年,趙忠祥倡議與全臺各部門幾位優秀的編導、記者共同制作了新聞專題、新聞評論節目:《十二小時即時采訪》、《談寶鋼》、《看北京》二集,《逛燈會》、《撞擊與反射》三集等,深入反映改革開放中各行各業的新氣象、新風貌和探討面臨的問題,這些節目成為央視新聞專訪和評論承上啟下的重要環節。其中,《十二小時即時采訪》以展現節日夜晚普通勞動者堅守崗位無私奉獻的感人事跡,獲1985年全國新聞專題一等獎。

  新聞之外,趙忠祥還應邀參加其它類型節目的制作。1980他被邀為央視第一部譯制片《紅與黑》主角于連配音。1982年著名導演潘霞邀他參演電視劇《多棱鏡》,該劇獲第一屆飛天獎。各種實踐拓寬了他的視野,增加了適應多種節目的能力。

  主持人趙忠祥:第一個由播音員轉型主持人,參與和主持央視春晚超過15屆

  1981年,趙忠祥第一次以主持人的身份,主持《北京市中學生智力競賽》,全方位參與出題、賽程、主持、評分過程。由于突出了勵志與文化知識的魅力,節目大獲成功。趙忠祥也因此成為第一個由播音轉入主持專題節目的主持人。接下來,他所主持的央視舉辦的《第二次中學生智力競賽》、《蒲公英知識競賽》和多次《全軍知識競賽》均獲各界好評。

  趙忠祥的語音、語調之所以至今都能讓觀眾耳熟能詳,離不開兩個欄目,1980年創立的《動物世界》和1995年創辦的《人與自然》。有人統計,趙忠祥至今已為《動物世界》和《人與自然》共配解說兩千五百多部集,解說文字一千八百多萬字。《人與自然》則是第一個受到聯合國秘書長加利表揚的中國電視節目。

  提到這兩個代表性節目,趙忠祥曾說“《動物世界》第一期就是我播的,我當時并不認為它日后有什么值得我紀念的,更從沒想到它能播到家喻戶曉、深入人心,人人都喜歡,能夠在社會上一定的認知領域來保護野生動物。”他評價,這兩個節目改變了自己的后半生,“作為節目的第一個觀眾,也作為一個傳播者深受影響,我逐漸對各種門、綱、科、目動物的知識、生態環境、整個食物鏈條有了深入了解。在做《人與自然》節目過程中接觸過百余名國內頂尖專家學者,聽他們把各自最前沿的研究成果、科學理論用最簡單易懂的話傳達給我,這個受益是無窮的。一個人給你一句兩句,加起來你要得到多少知識的滋養!”

  此外,趙忠祥還創下了多項主持記錄:他是跨國主持大型高雅文化節目的第一位主持人,曾主持了18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當年最火的綜藝節目《正大綜藝》,趙忠祥參與主持了三年;1983年到2000年,他先后參與和主持了不下15屆央視春晚。在一次采訪中,回顧自己主持央視春晚的經歷,趙忠祥說,自己最引以為豪的是:主持了這么多屆,沒有給主持詞添一字、少一字,“主持詞完全是由撰稿給主持人寫,一旦詞給了你,根本就不能變一個字。我不知道別的主持人的經歷,就我來講,添一個字、減一個字都是不允許的。”

  此外,趙忠祥還主持過《香港回歸》、《澳門回歸》、《千年之禧》等大型綜藝晚會與數百場各類專題晚會。

  “在做許多第一的事情時不會知道是第一,就像熊貓它不知道自己就是國寶一樣,往往覺得第一很神圣的時候他做不出第一來,在歷史不經意一回首間,他就成第一了。”趙忠祥曾經如此評價自己的多個“第一”。

  退休老人趙忠祥:以最高票數當選25佳電視主持人,曾因“出售字畫”引爭議

  2000年以后,趙忠祥逐漸淡出,但影響力依舊巨大。2009年,他應上海東方衛視力邀,主持娛樂節目《舞林大會》26場。

  2010年9月央視綜合頻道于18:00—18:50推出新創欄目《我們有一套》,由央視與地方臺深受歡迎主持人輪流主持,趙忠祥主持的一場節目創下1.467%收視率。據稱,那是央視多年來這一時段最高收視紀錄。

  2006年,中國電視藝術家協會評選中國電視主持人25年25星,經過專業委員會二十多位專家的無記名投票,幾經篩選,在2萬多位電視主持人中,趙忠祥以最高得票數毫無爭議地榮獲“中國電視主持人25年杰出貢獻大獎”。

  他在頒獎儀式上的獲獎感言只講了一句:“感謝觀眾允許我像一個運動員一樣打滿了全場!”1981年在主持“中學生智力競賽”,看到字幕上自己的名字前打成“主持人”時,趙忠祥曾感覺很別扭,“自己是播音員干嘛要打成主持人”?25年后,他卻成為惟一一個打滿全場、貫穿始終的人。用他自己的話講,像一個蛐蛐兒一樣全頭全尾。

  晚年的趙忠祥依舊活躍在電視熒屏。除了主持《舞林大會》,2011年,趙忠祥與廣西衛視聯手推出中國第一檔實景思辨秀節目《老趙會客廳》;2017年,他參加河北衛視《中華好詩詞》中擔任大學士;2018年,他先后出現在湖南衛視《我們的師父》和《聲臨其境》中,為好友倪萍助陣。

  2018年12月,趙忠祥為《人與自然》解說錄制收官之作。工作人員介紹,此前,他每次錄制都是連續3個多小時,一錄就是4集,七十多歲還能保持這樣的音色,很令人敬佩。

  當然,巨大的影響力背后,趙忠祥的退休生活也伴隨著爭議。其中,最新的新聞當屬去年有媒體臥底,曝光了他的“老年生意”。在那篇題名為《花4000元見趙忠祥,順帶解鎖了一項娛樂圈新產業》的文章中,稱其可定制字畫出售,“花4000元”就可以見到本人,加錢還可錄制對個人、企業的祝福視頻。對此,趙忠祥本人也曾通過媒體進行否認,“什么時候觀眾找我合影我收過錢呢?舉不出實例就是造謠生事!”

  在《歲月隨想》一書中,趙忠祥寫到:記得1979年,我赴美工作時(報道鄧小平訪美),CBS人員和美國的報紙曾將我與美國著名新聞節目主持人沃爾特·克朗凱特相提并論,譽我是中國的克朗凱特。我卻不以為然,因為克朗凱特在他65歲離休時,僅主播了20年的新聞節目,而我在這次赴美工作時,還不到4O歲,卻已經有了近20年的新聞播音經歷。當時不少人嘲笑我們中國的播音太死板,比不上洋人,我也不以為然。我確信,再過20年,我的成績是克朗凱特望塵莫及的。

  別的不論,至少在當主持人的時長上,趙忠祥達到了克朗凱特,乃至國內眾多主持人難以企及的高度。

  病人趙忠祥:“一個字的病”

  此前曾有多次關于趙忠祥去世的傳言。最近的一次,是在2020年1月10日。當日,曾有多位蘭州博主在微博平臺上發布了趙忠祥代言隴上花牛蘋果的視頻。事后調查,這個視頻最早上傳時間為去年12月。1月10日,還有自稱趙忠祥助理的博主先后兩次發布博文稱(趙忠祥去世)“純屬謠言”、“ 趙忠祥老師最近在家 ”。而在最新的微博中,他則這樣寫道“有需要趙忠祥老師書畫作品的……聯系我們。其他渠道以保證不了是真品!請互相轉告……”

  1月10日趙忠祥去世謠言傳出時,其經紀人也出面辟謠。然而,1月11日早晨網上又傳出趙忠祥在10晚間某醫院去世的消息。就在1月11日,還有人還在做趙忠祥“祝福視頻”生意。記者詢問此前宣稱可以邀約趙忠祥本人錄制視頻的微信好友“祝福視頻定制機構”工作人員,趙忠祥老師能否錄制祝福視頻?對方表示:“可以,6800元。”對于視頻能否加急給到,對方表示:“48小時內回復。”

  1月11日,某知情人士向北京青年報記者否認了有關趙忠祥去世的傳言。這位知情人士10日剛剛和趙忠祥通過電話。在回答北青報記者“趙忠祥是否住院”的提問時,該知情人說“確實身體小恙,沒什么大問題”。

  1月11日晚間,一位業內人士去探望過趙忠祥后告訴北青報記者,趙忠祥老師已處于彌留狀態,至于病情,這位業內人士說“一個字的病”。

  文/北京青年報記者 祖薇薇

(責編:三石)

相關專題 趙忠祥去世專題
新浪娛樂公眾號
新浪娛樂公眾號

更多娛樂八卦、明星獨家視頻、音頻,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entertainment)

娛樂看點

熱門搜索

高清美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