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牙"讓李冰冰上臺拼演技 但好演員春天還沒到

"一顆牙"讓李冰冰上臺拼演技 但好演員春天還沒到
2020年01月16日 09:37 新京報

“我因為一直得不到回復,急的牙掉了,就發了個朋友圈。冰冰姐看到后就讓經紀人跟我定了。也是覺得我們不容易,想幫一把。”

  近日,電視劇《精英律師》收官。藍盈瑩[微博]作為女主角,不僅“人形法條機”的演技備受關注,其戲份也與靳東[微博]分庭抗禮。從女配到大劇女主,藍盈瑩曾多次在采訪里談及2017年對她的改變——那一年,她拿到《演員的誕生》的亞軍。“觀眾對我的印象大多數還停留在浣碧(《甄嬛傳》的角色)。但通過《演員的誕生》,觀眾看到后都說,‘哎,你原來能詮釋不一樣的角色類型。’”

  2017年,浙江衛視表演類綜藝《演員的誕生》讓“演技”成為社會話題,藍盈瑩、周一圍[微博]、凌瀟肅[微博]等演員紛紛“出圈”,被觀眾和資本市場簇擁。隨之而來的是,表演類節目也成為綜藝新標的,《演員的品格》《演員請就位》《演技派》等節目如雨后春筍般涌入市場。表演類綜藝逐漸成為“演員”業務能力的試金石;同樣,它也是資本市場亂象的一面鏡子。

  然而,表演綜藝的崛起是否真的能改變“流量至上”的規則?真人秀又能否讓演技高下立見?對此,新京報記者采訪《我就是演員之巔峰對決》(下文簡稱《巔峰對決》)總導演吳彤,《演技派》項目總負責人宋秉華,企鵝影視天相工作室總經理、《演員請就位》監制邱越,選角工作室、導演等業內人士。在他們看來,“好演員的春天”并沒有想象中來得迅猛,但正因為這些舞臺,它值得被期待。

李冰冰獲得《巔峰對決》冠軍 圖片來自網絡李冰冰獲得《巔峰對決》冠軍 圖片來自網絡

  抱著可能會“砸”的心態制作節目

  吳彤最初籌備《演員的誕生》時,支持他的人很少。而催生出《演員的誕生》的2017年,正是資本涌入演藝圈最迅猛之時。視頻網站的崛起,萌發了小成本、低水準的速食網劇;社交網絡同時孕育了“流量”、“粉絲經濟”的戲碼。這種雙重變化反映到影視作品上,便是演技好壞不再是選角標準,“流量至上”成大勢所趨;而觀眾被動接收良莠不齊的內容,逐漸喪失著對好作品、好演技的鑒賞能力。中國影視圈開始陷入“無演技”時期。

  這便是為何吳彤抱著可能會“砸”的心態走了這條路,“我想讓大家關注到好的演員。中國有太多很努力的好演員,觀眾沒有看到他們的演技。”最終《演員的誕生》成功“磕”下章子怡[微博]、宋丹丹[微博]、劉燁[微博]擔任導師,集結近50位演藝圈或新生代,或演技成熟的演員,通過短時間準備一個影視改編片段競演。該節目的影響力遠超預料。第一期播出后,“鄭爽[微博]笑場”話題熱度居高不下。周一圍、翟天臨[微博]、凌瀟肅、藍盈瑩、歐陽娜娜[微博]、彭昱暢[微博]等人,也被觀眾和資本市場重新評估。《演員的誕生》為演員劃分了分水嶺,讓賞心悅目的演技回歸大眾視野。

  作為選角工作者,李娜(化名)便在節目中關注了一眾好演員,新演員、老戲骨的表現都會記錄下來,并把他們的片段推介給導演或資方。資深導演Y也把翟天臨、俞灝明[微博]、劉敏濤[微博]等演員開始納入重要角色的考慮范疇。據他透露,還有一些過去門庭冷落的演員,如今甚至檔期爆滿,“之前不敢用是因為確實沒話題,而現在演技就是他們的話題。”

  秦昊是公認的演技派演員,在《巔峰對決》決賽中,他飾演的自閉癥兒童極其形象和感人 圖片來自網絡  秦昊是公認的演技派演員,在《巔峰對決》決賽中,他飾演的自閉癥兒童極其形象和感人 圖片來自網絡

  從挖掘演員到揭露表演工業

  隨著近幾年媒體對“數字小姐”、“天價片酬”曝光,“流量+IP”漸成票房“毒藥”。在這期間,《演員的誕生》《我就是演員》將眾多演員推到觀眾視野,也讓表演類綜藝接踵而至;只是后作不再滿足于發掘好演員,同樣也試圖為大眾揭露原本神秘的表演工業。

  《演員請就位》曾針對年輕用戶做了調研,發現觀眾對“演員”無論從表演能力、綜合素質,還是人品價值觀都有極高期待。但與此同時,表演藝術仍具有一定的認知門檻,行業又缺少發現優質演員的有效途徑,因此《演員請就位》邀請知名導演作為最重要的創作者和表達者在節目中發聲,“節目中演員與四位導演的合作和交流,不僅是一次難得的經驗積累,很多年輕演員也受到更多導演和大眾的關注,導演也增加挖掘優秀演員的機會。這是我們想要實現的”,《演員請就位》監制邱越說。

喜劇演員楊迪在《演員請就位》中的表演獲得認可 圖片來自網絡喜劇演員楊迪在《演員請就位》中的表演獲得認可 圖片來自網絡

  《演技派》項目總負責人宋秉華則將表演類綜藝的功用進一步提升至“提升觀眾審美”的層面。在他看來,總有人說,女演員到了30歲以后機會就少了;而在好萊塢,很多女星都是30歲之后走紅的。這在一定程度上說明部分中國觀眾仍停留在看顏值、看激烈表演的階段。近些年中國觀眾經濟水平提升,文化需求進一步提高,“行業和觀眾之間其實是一種博弈,關鍵在于你提供的內容能否超出觀眾預期。當下受眾對演技的理解以及鑒賞水準還可以有更多提升。”

  綜藝能否展現演技?制作難題難突破

  48小時極端考驗演員?

  拍攝一部影視作品,演員通常需提前至少半個月研究劇本,現場進行大量對戲;電影甚至一個鏡頭就會打磨一整天。然而,大部分綜藝卻為演員提供了最“極端”的環境——48或72小時左右排練出難度極大的影視片段,“沒有充足的時間去和對手演員排練劇作,也沒有充足的舞臺排練時間”,“所有演員都挑戰著不管能不能完成也必須完成的任務。”李冰冰[微博]曾在參與《巔峰對決》后發微博談及其難度。

  表演是經得住打磨的藝術,而綜藝對效率的追求,是否會限制演技發揮?邱越坦言,時間的確是最大的挑戰,“導演和演員要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作品拍攝,制作組要在有限時間內爭分奪秒完成置景搭建。時間太緊了。”吳彤也無奈道,綜藝擁有與電影、電視天然不同的屬性,一周一期節目,“快”是沒辦法的事情。

  然而利用大家認為不夠的時間,去盡可能地發揮表演經驗,這也正是綜藝為演員設下的規則,“每個人都面對時間不夠的情況,這樣才能激發他們的潛能,看到他們的創作能力、對劇本的把關能力。”吳彤表示。對專業人士而言,臺上一分鐘更能看出功底。例如通常演員準備試戲片段的時間為3至5天;時間太緊時,甚至會下午把劇本發過去,晚上就要拍攝完成。

  李娜有時一天要看上百條表演視頻,每個演員的表演風格不同,都需要仔細觀看;但有時也只需看一個一兩分鐘的主要片段,便能精準判斷演員的演技,以及與角色的適配性。導演、編劇亦然。“雖然綜藝呈現的準備時間很短,但演技好的演員背后是十幾年的功底,觀眾更看重的是硬實力,必須更加認真地磨練演技或者比別人付出的更多倍的努力。準備時間長短并不會限制演技水準,反而真實的功底會一目了然。”

  導演、編劇水平影響演技?

  在《巔峰對決》中,佟大為[微博]與梁靜[微博]挑戰了電影《夏洛特煩惱》片段,然而角色與演員適配性較低,劇本大刀闊斧的改編,讓兩位演員也遭遇質疑。無獨有偶,寧靜[微博]在出演《王貴與安娜》片段時,也因改編的角色無法說服她,而與導演、編劇在現場僵持不下。

  如果說演技是作品的重要支撐,導演對演員的把控調教、編劇對劇本的嚴謹創作、各工種的時刻就位,便形成激發演員潛力的閉環。其中劇本改編問題,是所有表演類綜藝的隱患之一。制作《演員的誕生》時,吳彤的編劇團隊大多是綜藝編劇。他們改編的理念是將一部電視劇中大部分戲劇沖突,盡量集中在10-15分鐘的片段里。

  現在,吳彤改變了一些觀念,除了拼演技,作品好壞也是重要的元素,“一個作品好,觀眾自然就帶進去了,比的就是觀眾能否相信他演的這個人物。”因此《巔峰對決》時,吳彤邀請到成熟的影視編劇,“我們要短時間內讓大家知道故事的前因后果,又能把人物立起來,還能讓觀眾帶入,這個非常考驗能力。”

  邱越也坦言,《演員請就位》的大導們也邀請了很多自己的編劇、燈光、攝影等行業前輩前來助力;郭敬明[微博]甚至將節目制作片場搬到了自己的電影拍攝現場。

  話題大于演技探討?

  去年年底,曾“坐鎮”《演員的誕生》《演員的品格》的表演指導老師劉天池[微博]發表過這樣的言論:節目的比拼模式并不能展現演技。她說,自己最開始做這類節目會帶著“學院氣”,會較勁,但慢慢發現這是一檔真人秀,“所謂演員的比拼大家不要較真,如果在一檔節目中可以把一些表演知識傳播出去也是一件好事。”

  綜藝與影視作品同樣背負收視率枷鎖,不同的是,前者的制作邏輯通常是靠真人秀、綜藝沖突來吸引觀眾。《演員的誕生》中,“鄭爽笑場”、“胡軍[微博]為歐陽娜娜爆燈”、“王俊凱[微博]與章子怡爭執”等綜藝噱頭,就曾將該節目推上話題浪尖。資深觀眾阿花(化名)也擔憂,真人秀噱頭太重會弱化大家對表演的關注,“像當初可能由于時長,沒有播出黃璐[微博]和劉蕓的排練,我們根本不知道為什么評審說黃璐‘戲霸’。而且有時候我們覺得演員演得挺好,但一到發言就好感盡失。”

  “觀眾接受一個事物是有成本的,所以要給觀眾一個他喜歡的方式來接受,這樣勢必會有一些綜藝的成分以降低觀眾的初始門檻,比如節目中選手間的競爭等。”宋秉華沒有為《演技派》選擇熟悉的道路,也是擔憂把演技提升和展示變成一場“競技游戲”。但在他看來,只要是善意、正向的真人秀,實則都是幫助觀眾消化什么是演技的方式,“我們的核心還是展現演技。”

  演員資源枯竭,溝通成本太大?

  從《演員的誕生》到《演技派》,六檔表演類綜藝,至少集結了圈中200位或優秀或有話題,涵蓋老戲骨、中生代、新生代各層次的演員。到《巔峰對決》時,李冰冰、張國立[微博]、惠英紅[微博]、劉曉慶[微博]等資深演員也前來競演。

  宋秉華坦言,《演技派》位于橫店的錄制現場荒無人煙,連蚊子都很少,要想在這里做一檔片場生存類真人秀,節目組需要從選手、導師一個個去闡述節目的制作初衷、拍攝流程。

  其實這類節目并不缺演員。自《演員的誕生》播出之后,不少經紀公司都向吳彤的團隊遞來橄欖枝,是出于躊躇滿志抑或掠奪流量并不得而知。這也是為何從《我就是演員》開始,節目出現了大量助演。《演員請就位》的邀約反饋也遠超出邱越的預期。如今第二季還未開始籌備,已經有很多青年演員主動表達想要參加的意愿。

  只是“好演員”在多檔綜藝的消耗下,難免進入青黃不接階段。“表演類綜藝到最后,不僅應該挖掘好的演員,實現的也應該是提升觀眾審美。不好的表演確實能反證,但欣賞好的表演也很重要。只是綜藝越來越多,好的演員卻不一定夠分。”導演Y表達了對該類型未來的擔憂。

  綜藝提升的是審美,“跟風”利于行業

  國內綜藝市場崇尚“跟風”已是老生常談;表演類綜藝大量涌出后,此論調也不絕于耳。但在業內人士看來,與同質化“綜N代”只是滿足資方要求不同,表演類反而需要“百花齊放”,“因為表演綜藝除了挖掘好演員,更重要的是提升觀眾審美。”

  吳彤直言,《演員的誕生》播出之初,觀眾十分在意哪些流量演員上了節目,即便看出他們演得不好,也不知原因為何。但隨著節目播出,以及越來越多同類綜藝出現,彈幕都變成了影評,“觀眾不再一味吐槽演員和劇本,而是知道怎么評價表演,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這也是為何《我就是演員》做到第三年,吳彤開始由挖掘遺珠,升華至國家級演員“神仙打架”。提高審美層次,讓觀眾為好演技買單,才能從根本帶動影視工業“演技至上”。“這一季我們想做的就是成品,讓觀眾去欣賞表演。”

  而《我就是演員》《演員請就位》《演技派》“三國鼎立”的局面,同樣在差異化競爭中,提升更多觀眾對表演多維度的關注。吳彤坦言,這幾檔節目自己都會看,大家看似同類,實則方向不同,“像一些年輕演員在《演員請就位》會有很大的成長,但在我的節目就會有些吃力。而任素汐[微博]、韓雪[微博]肯定更適合《我就是演員》。其實我也會從那兩檔節目中去汲取一些好內容。”

  宋秉華也認為,所有主流綜藝類型都會經歷一個擁擠的時段,這并非絕對的壞事,優質內容會為整個產業生態帶來增量。“這兩年,我們還來不及等一個年輕人有了演技,就把他推出去了。演技綜藝就是要告訴觀眾,什么樣的是好演員,這類節目多了,客觀上起到了促進大家更重視演技的作用。”

  好演技的春天還遠,市場未因節目洗牌

  在《我就是演員》中,導師徐崢[微博]曾說出金句:“好演員的春天來了。”表演綜藝的火熱不置可否,然而春天是否到來的如此迅猛?業內人士并不這樣認為。歸根結底,綜藝仍是大眾娛樂產品,正如《演員的誕生》曾刷屏微博熱搜,但除卻歐陽娜娜、鄭爽等人的表現至今仍被談及,兩年過去,那些脫穎而出的好演員卻依舊游離于觀眾視野之外。與此同時,資本對影視行業的介入、劇本良莠不齊、流量當道仍屢見不鮮,市場并未因一檔節目重新洗牌。

  在《演技派》還沒有錄完時,宋秉華便遇到導演、制片人來劇組選擇演員,但很多人選擇的竟是一些還需要時間磨練的演員,在節目中表現很好的演員反倒可能沒有角色。在他看來,表演類綜藝能夠提升觀眾審美,促進行業對好演員的尊重,提升編劇等各個環節工業化水平,“但市場也還需要成長。未來市場會進入冷靜期,或許對演員的要求也會不一樣。”

  李娜在選角領域也未感覺到顛覆性變化。資方會考慮演員的流量、演技、知名度、費用、平臺認可度;而演員會考慮角色、劇本、導演、對手演員及一點點好運氣。在他看來,“好演員的春天”,有太多市場因素推動,很難短期靠幾檔節目便輕易實現。

  而談及這個春天何時是最好的時機,李娜思慮后補充道,“我之前看到過一句話,當流量偶像不再成為電視收視和電影票房的制勝法寶,而是轉換到制作的質量和內容。好演員的春天就來了。”

  新京報記者 張赫 劉瑋

(責編:kita)

新浪娛樂公眾號
新浪娛樂公眾號

更多娛樂八卦、明星獨家視頻、音頻,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entertainment)

娛樂看點

熱門搜索

高清美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