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唯拍《大明》遇難題 稱虧欠女兒不想當超人媽媽

湯唯拍《大明》遇難題 稱虧欠女兒不想當超人媽媽
2020年01月16日 11:52 新浪娛樂

時隔多年回歸電視劇熒屏,拍《大明風華》讓湯唯更深刻體會電影和電視劇的不同,她將兩者比喻成中餐和西餐。

  新浪娛樂訊 《大明風華》開機那會兒,《如懿傳》剛殺青不久,有一天拍戲之余,湯唯給周迅[微博]發了一條微信,問她“干嘛呢?”周迅后來回復了她一張照片,說,“看,臺詞那么多,在背詞呢。”

  很快,湯唯也遇到了背臺詞的必修課題,《大明風華》長達62集,每一集約40分鐘,湯唯又是女主角,臺詞量可想而知。“記得拍《晚秋》的時候,我所有的臺詞就那么一張a4紙。”時隔多年回歸電視劇熒屏,湯唯需要適應的問題不僅僅是大量的臺詞,還有很多。

  不同的拍戲節奏、不同的播出載體、不同的表演、配音方式,湯唯在一點點摸索和努力,但是觀眾并沒有給她試錯的空間,豆瓣上一條吐槽湯唯演技的評論或贊過千,隨后“湯唯演技”沖上了熱搜,內容毀譽參半,喜歡的人看懂了孫若微在劇中原本就獨立于朱家之外的人設,喜歡她演出來的疏離感,不喜歡的人也在吐槽她的造型、配音。

  在作為演員的道路上,湯唯是含著金湯匙走出來的,李安[微博]和王佳芝這個角色一起將湯唯送上了高位,而一部《大明風華》卻引來非議爭論,她為什么會接拍這部古裝電視劇?又在拍攝過程中經歷了什么?

  以下是湯唯的口述。

  電視劇能讓我看到自己

  拍《晚秋》時,我所有的臺詞就在一張A4紙上,《大明風華》整整62集,大段大段的臺詞需要背下來,這是我的第一個難關。每一個演員在扮演一個角色的最開始就是要找到這個角色,沒找到之前,我就一定要和導演溝通,在劇本里找,背臺詞也是一條通道,我太很佩服王學圻[微博]老師的記憶力了,他十年前拍過戲的臺詞,他都還能大段大段的念出來,我真的自愧不如。

  我也向朱亞文[微博]討教,怎么能把臺詞背下來,讓它不成為我的包袱,他告訴我的方法就是:只要有時間就背。吃飯、化妝、受傷治療,甚至夜里起來上廁所,醒過來了也要先背臺詞,其實就是,所有的時間,能背臺詞就背臺詞。如果明天的背完了,那就背后天的。當時聽完之后,我說天啊,太不容易了。后來,我也真的延用了他背臺詞的方法。

  其實現在回想起來,因為我們這部戲沒有現場收音,這就意味著你現場那種體驗,表演出來最準確的那一刻,可能沒有辦法讓觀眾聽到,是一個挺大的遺憾,我以往從沒有試過這樣子去全劇配音,又是這么大的角色,在配音的28天里,也是我第一次那么認認真真、仔仔細細的去回看自己的表演。

  同劇組的演員中,每一個人身上的全部,我都會一點一點的感受到,包括他們演戲的節奏,方法,有的時候在現場看到了,我就奇怪他們表演角色身上戲劇性的外化程度比我以往多看到的和我想象的要多一點,當時我不太明白,但是等播出了我再看這部戲的時候,就覺得他們的表演一切都剛剛好,太棒了。

  電影在大銀幕播放,觀眾在影廳里,烏漆麻黑的,所有人都專注在這么巨大的一個屏幕上,你咳嗽一聲,可能旁邊的人都會“噓”的一聲,在大銀幕上,你的眼睛動一動、肌肉輕一輕、微微一點,其實都已經很大了,那個是我們一直以為接受的一種方式。

  到了電視劇,突然這么大的銀幕變小了,在一個繁華大的都市里面,忙碌的人群和生活節奏把所有的東西都變了,觀眾看電視劇可以突然暫停,接個電話、上個廁所、吃個飯,或者干脆過兩天再看,觀眾看戲的方式方法和感官、環境都不一樣,這個時候我才明白,他們的表演才是最準確的,才能給到觀眾,讓他們看的明明白白,《大明風華》的拍攝,對我來說是一個學習的過程。

  張挺導演在現場顧及的事情太多了,劇本還要寫現場有的時候,臺詞還要改。他也給了我很大的發揮空間,讓我自己去演,作為演員,本來就是在表演導演心中的角色,這是我們的天職,而且我相信,每一位導演,當他找到了一個演員去扮演這個角色的時候,他就已經在這個演員身上找到了他要的東西,然后在用他的導演手段把那些東西拿出來。

  我一直都說,演員其實就是一塊泥巴,導演要把你捏成什么樣,那他就去捏吧,我會遵循導演的需求來做,這就是我們的工作方式,不過演電視劇還是感覺不一樣,電影更像是中式的蔬菜,導演是一個大廚,不管什么菜、什么料,他放在里面一炒再調味,就會變成一盤菜,香香的上來,電視劇就更像是西式冷盤,你是什么樣,就原汁原味的放上來,這個時候,更能看到自己,我覺得挺好的。

  古裝劇已經足夠吸引我了

  《大明風華》殺青那天,我真的很不舍得。在劇組的7個月,是一個從新奇到熟悉的過程。

  第一天拍攝進去看景時,我都驚著了,真的,他們怎么能把故宮這樣一個宏偉的景,在一個普普通通的廠房里就搭出來了呢?你一拐彎兒就是一個古玩鋪,再一拐彎就是廚房,再一拐彎兒就是大殿,不知道怎么再走幾步,就又到了廟里,好神奇。

  我的寢殿前面就是一片湖,湖上有一個走廊還有一個小亭子,湖里面還養著魚和蓮花,池子上面就是一個大龍頭,里面還能噴水,廳上亮亮的時候是看不見房頂的,但是他還能夠在需要的時候就下雪,你完全想象不到那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去阿叔(張叔平)做衣服的車間看我的服裝時,我也依舊處在驚訝的狀態,我一出場的發冠是最重的,上面的需要點翠,阿叔他們全部都是手工在做,用的都是真的翠鳥羽毛,非常難找,還聽說他把很多自己私藏的寶石類的東西都拿出來放在了發冠上,太美了。

  去試裝的時候,我都懵了,古人真的要穿這么多層嗎?水衣在身上,一層、兩層、三層,當時我就在想,他們那時候是怎么穿衣服的?怪不得皇宮里要有人伺候,要有那么多宮女,這是我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的去接觸古代人的世界,看劇本和真的有衣服上身,扮上了那個扮相之后,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

  我走在阿叔車間的走廊里,拖著后面好長的大拖擺,衣服真的好重好重,但走起來的時候,瞬間就有了一點是完全另一個世界的另一種感覺,自己不再是自己了。

  后來拍攝的時候,有一次我女兒來片場玩兒,我抱著她坐在我身上,當時我就穿著劇中的衣服,她新奇的看著我,覺得特別好玩兒,媽媽怎么變成這樣了?

  這些劇中的造型,都是最適合孫若微這個角色的,阿叔、張挺導演、黎叔(監制張黎)他們都有仔細的研究和考證,我相信他們。

  從來沒拍過古裝劇,一切對我來說都太奇妙了。當初決定接下《大明風華》的時候,也源自于這種新鮮感,新鮮感之后,就是孫若微這個角色本身的吸引力,在我的理解里,她其實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但她的每一步都不是為了自己,都是為家、為國、為天下,完全是憑著她使命感和責任感,走成了這樣的人生。

  其實這是一個很特別的角色,我需要從十幾歲最后演到61歲,這樣50歲的年齡跨度,在我所扮演的角色里面是沒有試過。所以我為這個角色作了大量的準備,經常穿著戲服去感受這套衣服給我的言行舉止的束縛、嘗試著學古琴和昆曲,后來我真的喜歡上了古琴的聲音,也成為了我的愛好之一。

  在開機之前,我還特意去了南京和北京的故宮、古雞鳴寺、還有朱元璋的陵墓,站在這些地方好像就能感受到歷史那個階段的氛圍,感受到他們曾經生活過的環境,我在試著一點點去靠近孫若微的靈魂。

  媽媽是超人嗎?

  在孫若微眾多的人物關系網中,離我最近的是和兒子朱祁鎮之間的母愛親情,我在劇組拍攝了7個月,我女兒是一直被我帶在身邊的,劇中的母親和劇外的母親穿插在我的生活里。

  作為孫若微,我要輔佐朱祁鎮為王,希望他盡快成龍,而在這之前,我要守住這個天下,等兒子日后登基再還給他,所以,她并沒有花很多時間去做一個母親的角色,用一個母親的視角去照顧這個孩子,給予他母親的溫暖,她是有所虧欠的。

  對于我女兒,我也有虧欠的感覺,我覺得我給她的太少了,有一次別人告訴我,我女兒在和婆婆聊天的時候,她自己竟然說了一句,“婆婆,我覺得好孤單。”那時候她才1歲多。我當時就覺得:天哪,我這個媽做的是不是不太好。

  就像這次我離開家,來做宣傳,走的時候,我女兒和大家都說了再見,但完全不看我,我就在想,這個孩子已經接受了我總是要離開的情況,我相信她是不開心的,肯定不開心,但是她接受了、習慣了,她會把這些東西掩藏起來了。

  我是一個生活很自由的人,習慣單身,五湖四海的,我在北京都沒有一個自己的家,自從有了孩子,我就有了巨大的安全感,是她給予我的,我覺得我也應該給予她更多,她喜歡看書,我就一箱一箱的買完寄回去,但除此之外,我覺得我能給她的其實不多。我覺得我當媽沒當好。

  以前聽黃磊[微博]老師說,18個月的小孩一定要自己帶,不能給別人帶,尤其是不要讓阿姨帶,所以,在拍《大明風華》的時候,我的女兒就和我一起生活在劇組,每天早晨6點鐘上班,早晨5點半起床,背一遍臺詞之后,刷牙洗臉,看一下孩子,親一口就出門了。

  晚上收工,我都是沖回家的,給她讀幾本書,然后帶著她睡覺,其余的就沒什么了,結果在劇組拍攝期間,還趕上了流感,連續發燒之后,又從流感變成了肺炎,小孩兒抵抗力本來就弱,她也沒能幸免,其實我挺對不住她的。

  我也問過醫生,“她這樣,要讓她留在我身邊嗎?”醫生說,“你是媽媽,你應該讓她留下。”現在回想起來,我有點兒愧疚,或許我當時讓她離開那個流感盛行的地方,她也不至于落下肺炎的病,她現在還小,以后我會想盡一起辦法治好她的身體,她生病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改怎么辦。

  當時我自己也在生病,只能帶著口罩給她讀書,帶著口罩和她睡覺,每天都在拼命用各種藥,消炎藥,喝蓮花清瘟顆粒多過喝水,永遠在不停的用藥去壓著自己的扁桃體,前兩天我在看《奇葩說》,就是該不該夸媽媽是超人那期,我就在想,媽媽是超人嗎?每一個媽媽好像都得當超人,其實但凡可以選擇的話,誰也不會想去做那樣的超人吧。

  《大明風華》播出過半,我也不確定自己之后還會不會再接電視劇,一切都要看下一個角色,而至于我的生活會不會改變,會不會想要調整自己的狀態,會不會更多的出現在觀眾面前,我的答案還是該咋過咋過,做自己就好了。

  (文字/鄂文旭 攝影/王遠宏 攝像/陳植)

湯唯大明風華
新浪娛樂公眾號
新浪娛樂公眾號

更多娛樂八卦、明星獨家視頻、音頻,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entertainment)

娛樂看點

熱門搜索

高清美圖